行業資訊

應對全球"口罩荒":中美日產能大突擊——美國庫存的N95口罩數量為1200萬只,但醫護人員可能需要3億只

2020年03月13日  轉摘自:中國紡織品進出口商會

    隨著全球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風險升級,口罩等防疫物資也出現告急。
  洛杉磯一家防災用品公司Preppi聯合創始人表示,自美國CDC(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)2月25日宣布“新冠病毒在美國的蔓延似乎不可避免”以來,他們的在線業務猛增了1000%以上。而在日本和韓國,也同樣面臨著一罩難求的情況。
  面對新一輪的口罩荒,各國政府也開始行動起來。
  2月21日,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宣布,從3月起,日本口罩月產量將從2億只調高到6億只。他還表示,日本已經逐漸恢復從中國等國家和地區進口口罩,到4月將達到每周幾千萬只口罩的進口量。
  美國副總統彭斯在2月29日下午舉行的緊急新聞發布會上說,美國政府正在與3M公司溝通,確保后者每月增產3500萬只口罩。同時,美國也在與其他口罩生產商協商,讓他們協助增加口罩產量。
  而作為世界最大的口罩生產國,中國的年產量占全球約50%。目前,中國在全方位調集力量加快口罩等防疫物資生產。國家發展改革委3月2日宣布,我國口罩日產能與日產量連續快速增長,已雙雙突破1億只。2月29日的日產能、日產量分別是2月1日的5.2倍、12倍。
  上海社會科學院中國學研究所副所長吳雪明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,中國也要注意在全球防疫物資供應鏈上扮演的角色,“下一個階段,在保證本國防疫的基本需求下,還要考慮中國在全球產業鏈的地位,以及中國對周邊國家或是‘一帶一路’沿線國家的責任和義務。”
  全球一罩難求
  當地時間3月1日,世衛組織最新一期新冠肺炎情況每日報告顯示,截至歐洲中部時間3月1日上午10時,中國境外共58個國家確診新冠肺炎7169例,死亡共計104例。與前一日報告相比,中國境外新增新冠肺炎1160例,新增5個國家(阿塞拜疆、厄瓜多爾、愛爾蘭、摩納哥、卡塔爾)出現新冠肺炎病例。
  由于海外疫情滯后于中國,目前全球各地口罩也面臨脫銷狀況。
  早在1月末2月初,歐洲部分城市就已出現口罩斷貨情況。在瑞士盧塞恩和奧地利維也納,記者走訪了近十家藥店,不管是醫用外科口罩還是N95口罩都統統售罄;偶爾有一家店鋪上貨,盡管價格不菲仍有人大排長龍。
  而1個月后,全球又面臨新一輪“口罩荒”。
  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長亞歷克斯·阿扎爾(Alex Azar)日前在參議院的一個小組會議上說,美國庫存的N95口罩數量為1200萬只,但醫護人員可能需要3億只——也就是還有2億多只大缺口。
  針對目前美國口罩短缺及搶購潮,不乏官員和醫生呼吁普通民眾停止搶購。盡管如此,這種情況仍沒有改觀。
  以美國藥妝店SOS Survival Products為例,他們通常可以提供八種類型的過濾口罩。不過現在貨架上已經空空如也,因為從1月份起各類型口罩就被搶購一空,而且該公司將不會在短期內獲得新的口罩供應。“我們找不到更多的供貨。而且供應商也告訴我們,他們要等到9月份才有貨。”該公司創始人杰夫·艾德斯坦(Jeff Edelstein)的妻子史黛西(Stacy Edelstein)說。
  洛杉磯霍桑市(Hawthorne)專營救災產品的商店More Prepared也面臨相似的問題,店主阿拉諾(Mina Arnao)表示,由于供應不足,她無法像往常一樣快速完成網上訂單:通常只需一兩天的訂單已被延遲到一個星期。最受歡迎的物品包括口罩、食品和洗手液。另一個問題是,與她合作的制造商也沒有足夠的供應,有些正在提高價格。
  據媒體報道,特朗普政府正在考慮動用《國防生產法案》賦予的特別權力,迅速擴大防護口罩和防護服的國內生產規模,以應對疫情。
  更早感到疫情壓力的日韓政府,同樣也采取加大產能和限制出口等措施。
  日本原來就是口罩消耗大國。據《日本經濟新聞》2月27日援引日本經濟產業省提供的數據,2000年前后,日本“花粉癥”患者突然增多,對口罩需求量急速增長。到2018年,日本年消耗口罩量達55.38億只。而日本市面上的口罩有70%是中國生產的,有20%在日本生產,還有10%來自泰國、緬甸等。
  面對“口罩荒”,日本經產省和厚生勞動省對120家口罩企業提出增產要求,對需要為此投資設備的企業給予補助。據《朝日新聞》報道,日本市場近期每個星期需要1億只口罩。如果120家口罩企業能夠按照要求增產,“口罩荒”問題將能得到解決。
  韓國于2月26日也宣布對出口口罩進行監管,要求將口罩出口量控制在生產總數的10%以內。
  中國供應是關鍵
  由于我國口罩年產量占全球約50%,也是世界多國口罩來源地。
  總部位于得克薩斯州的口罩制造商Prestige Ameritech的執行副總裁鮑恩(Mike Bowen)說,盡管美國制造的口罩往往比其他地方更貴,但他現在依然接到世界各地的求購電話。
  鮑恩同時還是安全口罩供應協會的發言人,該組織致力于在危機中確保足夠的口罩供應。他對媒體表示,多年來,他一直在提高人們對中國在供應鏈中全球主導地位的認識。
  他說,美國約有一半的口罩供應來自中國,墨西哥是另一大供應商,但由于中國仍在應對國內疫情,最近幾周看到的中國供應產品較少。
  記者采訪多家長三角口罩企業后發現,疫情之前的口罩銷售,以出口占主導,但目前公司生產的全部口罩都要優先供給國內疫情防控,“取消了一切出口供應”。
  不過,吳雪明認為,此前依賴從中國進口口罩的美、日等國,在中國目前優先保證國內供給減少出口的情況下,它們自身恢復并提高產能的問題不大。
  “美國、日本其實在制造(口罩)這塊的產能潛力很大,一旦調動起來,也能快速轉到口罩生產線。但是韓國相對就沒有美、日的產能潛力。另外歐洲的意大利以及伊朗等中東地區,口罩產能問題更嚴重。”吳雪明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說。
  雖然我國口罩日產能與產量連續快速增長,但由于復工復產消耗加大、全球疫情發酵以及原材料吃緊,作為生產和出口大國如何進一步平衡供需?
  以生產口罩的“卡脖子”材料熔噴布為例,是口罩中間的過濾層,需熔噴布專用料支持。協調熔噴無紡布等原材料企業加快生產,是近期防疫物資生產推進工作的重點之一。
  據中國產業用紡織品行業協會統計,中國非織造布(無紡布)行業的生產工藝以紡粘為主。2018年,紡粘非織造布的產量為297.12萬噸,在非織造布總產量中占比達50%,主要應用于衛生材料等領域;熔噴工藝占比僅為0.9%,也就是5.35萬噸/年。
  針對以上問題,近日一些上游的石化企業也開始新建生產線,以緩解原材料壓力。
  2月24日,中國石化決定,建設10條熔噴布生產線。分別在北京燕山石化和江蘇儀征化纖兩家企業抓緊建設熔噴無紡布(即熔噴布)、紡粘布生產線。
  中國石化所屬上海石化近日研發轉產的熔噴無紡布專用料試產成功,每天也可生產6噸,將助力新增一次性醫用口罩近600萬片/天。
  吳雪明認為,不只國內,還應注意海外的原材料緊張問題,因為“全球除中國外的50%口罩生產商原料很大一部分是從中國進口的”。 
  在中國疫情暴發前期,海外多個國家和地方政府曾對我國進行防護物資捐贈。他建議,在全球疫情持續發酵的情況下,中國也應考慮在全球產業鏈的地位,對一些國家進行力所能及的援助;同時,在滿足國內需求的情況下致力于維持正常的貿易出口,包括口罩原材料、成品等。
網上展廳 | 誠聘英才 | 屬下網站 | 網站地圖 | 友情鏈接 |




  Copyright ? 2015 gztit.com? All rights reserved





備案號:粵ICP備09048296-2號(ICP備案可在查詢)